幸运飞艇

AI濃縮提煉為閱讀"加速" 這真是件好事嗎?--傳媒--幸運飛艇

施晨露

2019年03月14日07:31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AI濃縮提煉為閱讀“加速”,這真是件好事嗎

“你覺得這個對你有吸引力嗎?”微信通話那端,走走的語速很快。在與記者聊天的過程中她不止一次這樣反問。

春節前夕,原《收獲》編輯走走領銜的“谷臻故事工場”推出AI(人工智能)濃縮書項目“谷臻小簡”,打出的廣告語是“濃縮一本書最精華10%”“再厚的書,一小時也能讀完”。

  “谷臻故事工場”的前身“收獲故事工場”,是一群文學編輯的理想——上世紀80年代,包括《收獲》在內的純文學雜志是“第五代”導演案頭必備的素材。有個傳說,張藝謀是《收獲》付梓前的第一讀者。確實,當時不少經典電影都改編自發表于文學雜志的小說。后來,影視制作的環境發生劇變,《收獲》編輯部仍時不時做一些義務的影視版權代理工作,前些年口碑上佳的電影《烈日灼心》正是根據《收獲》發表的長篇小說《太陽黑子》改編的。

  《收獲》想做“劇本工廠”,發揮原創作品集聚的優勢,在“互聯網+”環境下,整合華語文學圈,提升優秀文學作品的影響力、傳播力及IP(知識產權)價值,“收獲故事工場”應運而生。走走是這個孵化項目的負責人。2017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影視市場上,《收獲》雜志首次以“收獲故事工場”展位亮相。

  種子播下了,開出了花,結出了不同的果。如今亮相的“AI濃縮書”更像是意外的枝丫。走走十幾年在《收獲》編輯部積累的人脈,讓文學圈的很多作家、評論家、編輯加入這個新生項目。一次次、一張張海報的轉發中,新的問題隨之而來:人工智能為閱讀“加速”,對閱讀來說,真是一件好事嗎?

  除了小說,非虛構作品都行

  要濃縮一部小說的精華,目前人工智能的閱讀水平仍舊比不上人,但閱讀人文社科歷史經管類書籍的準確率卻相當高。

  “你知道嗎?那些網絡小說動輒三五百萬字,我都快把眼睛看瞎了。”拿到天使輪投資的“收獲故事工場”變身“谷臻故事工場”后,走走離開工作10多年的《收獲》雜志,全身心投入到文學影視IP的孵化中。做影視版權,第一步就要在小說“海洋”中,選出有改編潛質的作品。海量閱讀,就是巨大的負擔。

  有沒有一個軟件可以迅速把小說讀完,直接提取情節?技術團隊經過8個月開發,果真做出個“讀書神器”,也就是如今的AI“谷臻小簡”。提取完情節,能不能直接出故事梗概?對AI的要求步步提升。在這個過程中,走走和她的團隊發現,人工智能也有短板和長板。要濃縮一部小說的精華,目前人工智能的閱讀水平仍舊比不上人。“這不奇怪,讀小說的過程是感性的,聯想我們自己的閱讀經驗,常常是被一部小說中的一句話所打動。濃縮過的小說,很可能丟失的就是打動你的那句話,那就價值盡失了。”

  盡管對付小說還不夠功力,但“谷臻小簡”閱讀人文社科歷史經管類書籍的準確率相當高。用走走的話來說,除了小說,所有非虛構類作品它都在行。“我們用《富爸爸窮爸爸》做實驗。這本20年前的財商類暢銷書,AI只用了不到5秒,就濃縮出1萬多字的精華內容和全書框架。我們比對后發現,大部分干貨都在里面。”

  在這之后,AI“谷臻小簡”又“讀”了很多書,經過這些書的原作者或編輯的比對,準確率達85%以上。“AI做的是整句摘取的工作,標點內不做改動,為你提煉出這本書的結構、精華和觀點,把作者的思考路徑和整本書的框架都理出來。”走走說,上線“AI濃縮書”項目的初衷是希望更尊重一本書的原作者。以她多年的編輯經驗出發,比起接受他人的解讀,第一手閱讀更靠譜。“比如解說《人類簡史》《未來簡史》這樣的書,解說者的水平真的夠得上書和作者本身嗎?”

  聽書一年多,什么都沒記住

  聽書平臺很多,有的照本宣科,有的會歸納提煉,有的把書說得面目全非。“客觀”成了AI濃縮書項目的賣點和痛點。

  “每個人都有自己思考的能力和權利,我們不代替讀者咀嚼。”這一兩年,以得到、樊登讀書會等為代表的知識付費閱讀平臺如火如荼。走走的話,很容易被聯想為一種“叫板”。

  “兩年前開始加入知識付費大軍,從剛剛興起的喜馬拉雅、蜻蜓FM,到羅胖的得到APP,再到樊登讀書會,一個不落,全部注冊會員。每天早上聽,晚上聽,走路聽,坐車聽,忙里偷閑也會聽。大量信息流入大腦,各種最新資訊、社會熱點、名人成功學、心靈雞湯、科學理論、書籍名言,一通狂轟亂炸。每天要是不聽一聽,生怕被社會拋棄,生怕自己知識落后。這樣的日子大概過了一年多,突然有一天,再次打開手機,看著聽過的音頻記錄,似乎都挺陌生。每個標題都好像見過,但沒有一段內容記得了。”網友“一草一竹”記錄的心路歷程頗有代表性——每段內容少則十幾分鐘,多則幾十分鐘,加起來也有上千小時了,竟然什么都沒記住,“這是在學習呢,還是在浪費時間和金錢呢?每天都好像在追求進步,實則是空虛、焦慮作祟。”

  “聽書平臺很多,說書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照本宣科,一字一字讀完,有的會自己歸納、提煉,說出書中精華。”90后用戶吳穎的手機上裝著喜馬拉雅、十點讀書、樊登讀書等多個APP,“會根據內容使用,碎片化時間拼起來能讀完一本書,對上班族很有吸引力”。但最近她也發現,有的“聽書”節目把書的內容解讀得面目全非,“聽書完全是接受的過程,不像看書還能前后翻閱,聽書是跟著解說者的思路往下走,有時候節目會迎合用戶口味,把經典變得特別簡單,有些甚至扭曲了,而你聽著,卻渾然不知,很難去判斷節目的質量。”

  春節前,“谷臻小簡”AI濃縮書項目在喜馬拉雅以“AI導讀”形式上線,經過AI濃縮的書再由AI朗讀軟件“訊飛有聲”進行錄制,成為用戶可以訂閱的專輯。專輯頁面上,對于主講人的介紹寫道,“實現AI導讀的谷臻小簡是誰?國內首個實現人工智能濃縮書的產品、AI客觀提取10%全書干貨、速讀社科歷史、經管勵志、人文傳記精華——世界是主觀的,知識是客觀的。”

  顯然,“客觀”是AI濃縮書項目希望吸引用戶的賣點和痛點。

  軟件是杠桿,看你撬動什么

  “我們想撬動的是一個百科全書式的知識圖書館的導讀系統。甚至在家庭里,也可以建立一個傳遞家庭藏書的知識體系。”

  當知識成為一種產品,當閱讀在碎片化時間中沉浮,用AI為閱讀“加速”是好事嗎?

  走走設想了這樣一個場景,在紙質書時代,或許很普遍。走進一家書店,花幾十分鐘到一兩個小時,在書架里翻翻揀揀讀讀,選定自己喜歡、想要完整閱讀的書帶回家。在她看來,“AI導讀”其實就是幫讀者完成“翻翻揀揀讀讀”的過程,你可以通過AI濃縮的框架、觀點、精華,判斷這本書到底是不是你需要的,如果有興趣,可以繼續閱讀全書。

  “AI濃縮書”建立在電子書版權基礎上,10%一般也是電子書可以提供試讀章節的上限,目前已在喜馬拉雅上線30個專輯,與國內10多家出版機構合作,此后還將在亞馬遜、豆瓣、掌閱、懶人聽書等各大平臺上線,與更多出版機構的合作也在洽談中。

  在喜馬拉雅,目前訂閱者最多的兩個專輯是《10人以下小團隊管理》和《全球通史(上)》,前者已有將近6000次播放記錄。之所以稱為專輯,而不是一本書,是因為經過AI提煉,書的內容可以形成多種形式的“知識包”乃至課程。比如《全球通史》,基于包括埃及、德國、柬埔寨、泰國、加拿大、土耳其等8個主題在內的上海社科院出版社系列出版物,形成上中下三個專輯,23集音頻內容。

  名為“黨員學習小書包”的專輯則包含《丹麥廉政建設》《今天怎樣做黨委書記:一個任職30年國企黨委書記的自述與思考》《上海國企黨建實踐與探索》等多本書的精華,針對性頗強。

  “AI導讀確實更適合知識性、學習性閱讀。對于虛構類圖書,一來AI不具備濃縮能力,二來讀者享受的體驗本就是閱讀過程而不是結果。從目前上線的內容來看,試聽后購買整個專輯的轉換率挺高的。”走走說,《10人以下小團隊管理》的訂閱者最多,用戶的選擇也是一種啟發,“應該是目前創業環境導致的,這個標題的指向性又非常強,很多人就是需要10人以下小團隊的管理經驗。這其實是一本老書,對出版社來說,可能也是翻新庫存內容價值的一種途徑。未來,我們還可以在AI導讀的產品頁面同時提供紙質書的下單渠道,希望能為整個出版環節創造更多價值。”

  “一個軟件是一個杠桿,看你撬動的是什么。我們想撬動的是一個百科全書式的知識圖書館的導讀系統。甚至,在你的家庭里,也可以建立這樣一個系統,傳遞家庭藏書的知識體系。”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幸運飛艇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幸運飛艇部高等幸運飛艇司司長吳巖等與會并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幸運飛艇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幸運飛艇部高等幸運飛艇司司長吳巖等與會并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